楚漢相爭 – 項羽分封天下

西元前206年,項羽滅秦國後,分封天下。當時的項羽,不可一世,才僅僅26歲而已!那時的劉邦,卻已50歲了!依唐德剛所言,那段時間正處於封建制度與郡縣制度的轉型期。項羽,顯然是主張恢復舊世界(封建制度)秩序的。

有人(韓生)勸他,應該在關中稱霸,借地形之利,掌控天下。可惜,一心想衣錦還鄉的項羽,還是堅持回到東方的彭城(今天的徐州)。從地圖上來看,地勢是西高東低。由東往西,面臨了仰角上攻的不利。由西向東,則有居高臨下的優勢。

將項羽、十八諸侯,以及楚義帝的分封地點,標示於地圖,並簡述如下。

繼續閱讀

家傳大煎鍋

家傳大煎鍋

作者 Bryce Courtenay 生在南非,定居於澳洲,是位暢銷作家。這本「家傳大煎鍋」(The Family Frying Pan) 書中裡的「摩西太太」,是 Courtenay 的妻子的外曾祖母。

許多網友很推薦這本書,可能因為不合胃口,我是覺得還好。

書中裡有一段〝娛樂小姐〞的故事,提到:

她的美國飛行員猝死,俄國大革命又在同年爆發,塔瑪拉猛然想起托爾斯泰伯爵臨終前在火車站小屋向她說的話:「孩子,離開俄國,除非有人推翻沙皇和其他等輩之流,否則不要回來。」

托爾斯泰與他老婆鬧翻,寧死在小車站,也不願回家。但我不太相信托爾斯泰會勸人離開俄國。

本書最後寫道:

吃過我的魚的人常常讚不絕口,直說是他們嘗過最棒的口味,我也總是禮貌道謝,並告訴他們:「恐怕與我的廚藝無關,而是因為我用的煎鍋裡,藏著俄羅斯的靈魂。」

我相信,美食的深處,可能真的藏有俄羅斯的靈魂。但若要從書裡找〝俄羅斯的靈魂〞,本書恐怕比不上杜斯妥也夫斯基或托爾斯泰。

康有為瑞典遊記

康有為瑞典遊記

1898年,戊戌變法失敗,六君子被殺,康、梁逃往海外,一直到民國成立、清帝遜位,才回到中國。在那段亡命海外的期間,康有為一方面組織保皇會,號召勤王;另一方面,則遊歷各國,考察制度與民情。在印度時,他寫下「大同書」,闡述他對未來世界的理想。李敖在「北京法源寺」中說,「自戊戌以來,他亡命十六年、歷經三十一國、行路六十萬里,全中國讀萬卷書又行萬里路的,他是唯一的一個。」

他到訪過歐洲十一國,足跡遍及義大利、瑞士、奧地利、匈牙利、丹麥、瑞典、荷蘭、比利時、德國、法國、英國。可惜寫下的「歐洲十一國遊記」,只包括義大利與法國。直到他去世前,僅再出版德國與東歐五國遊記。

後來,他的二女兒康同璧整理遺稿,發現有大量未經出版的舊作,經過校對後,才有了這一本「康有為瑞典遊記」。

繼續閱讀

梁啟超遊臺作品校釋

這本書可以把它當作史料來看,編者整理了梁啟超來台(及前後相關)的詩詞、往返書信,並加上註釋與不同版本間的比對。

時間回朔到1895年,清朝簽訂馬關條約,將台灣、澎湖割讓給日本。消息傳來,舉國激憤,康有為、梁啟超發動公車上書。三年後,1898年,戊戌變法只上演103天就失敗了,譚嗣同為首的戊戌六君子被殺,康、梁流亡海外。

戊戌變法的九年後,1907年,林獻堂與他的秘書在日本奈良的一家旅館,巧遇梁啟超。林獻堂遇到這位大人物,欣喜非常。當年,林獻堂26歲,梁啟超34歲,台灣割讓給日本已十二年。那時的台灣,雖經濟有所進步,但政治上的壓迫讓人沒有喘息的空間。林獻堂抓住這難得的機會,詢問梁啟超未來的方向。梁身為改良派,並不鼓勵別人冒進送死。

梁啟超說:「三十年內,中國絕無能力可以救你們,最好效愛爾蘭人之抗英。在初期,愛爾蘭人如暴動,小則以員警,大則以軍隊,終被壓殺,無一倖免。後乃變計,勾結英朝野,漸得放鬆壓力,繼而獲得參政權,也就得與英人分庭抗禮了。」

從這裡,也可以看出梁的遠見。而之後,這番話也深深影響了林獻堂的方向,進而推動了「台灣議會設置請願活動」。

奈良巧遇之後,再過四年,1911年,林獻堂邀請梁啟超訪台。

繼續閱讀

是游俠?還是刺客?

這件事發生在去年的10/21。知名作家兼主持人,吳淡如,在蘋果日報的《痛快人生》專欄中,發表一篇「斬斷美人手討好你」,開頭便是:重讀《史記》遊俠列傳 ….,儼然寫的是讀書心得。

問題是,荊軻這號人物是出現在刺客列傳,怎麼跑到游俠列傳去了?更嚴重的是,史記裡面根本沒有這一段斬斷美人手的故事!隔了一天,張大春在中時電子報的部落格,回應某網友,直指其為胡說八道,引起了一陣軒然大波。

當初,司馬遷在寫完史記後,說「僕誠以著此書藏諸名山,傳之其人,通邑大都」。根據近代考古,紙張在西漢時代雖已被發明,但到了東漢蔡倫改進了造紙術,西晉時代才開始大量的將竹簡上的文字謄抄到紙張上。所以,司馬遷在當時很可能還是以竹簡的方式寫上史記。司馬遷說,「凡百三十篇,五十二萬六千五百字,為太史公書」。假設一片竹簡能寫40個字,重約5公克,那總共大約需要一萬三千一百多片竹簡,重約65公斤。換句話說,司馬遷要將此書藏諸名山也不容易,等於多背了一個人的重量去爬山。

繼續閱讀

在烏蘇里的莽林中 ─ 烏蘇里山區之行

「在烏蘇里的莽林中 – 烏蘇里山區之行」,是阿爾謝尼耶夫(1872 – 1930) 所寫,記述他在 1902年沿濟木河和富勒河的旅行,以及1906年在錫霍特山區的考察。雖是短短的一百多年以前,但裡面所記載的密蘇里山區的情景,已因人類的開發而不復以往。

他在序言裡說:「在我的書裡,讀者將會看到對這個地區的大自然和居民的描繪。其中許多記述已經成為過去的事情,只具有歷史的意義了。近十五年來,烏蘇里地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這個地區的大部分原始處女林已經燒光,代之而起的是一片片落葉松、白樺和白楊樹林。過去老虎吼叫的地方,如今機車轟鳴;從前有中國獵人小房子的地方,而今出現了一座座俄國大村莊;異族人都已離開,到北方去了,泰加林裡的野獸數量銳減。這個地區開始失去特色,正經歷著不可避免的文明所帶來的變遷。」

繼續閱讀

消失中的江城

消失中的江城 (River Town – Two Years on the Yangtze)

這本書的背景,本身就很有趣。作者Peter Hessler在剛取得英國牛津大學文學碩士學位後,「自助旅遊歐洲三十國,並從布拉格出發,水陸兩路由俄國及中國到泰國,跑完半個地球」。光看這段經歷,就覺得他應該是充滿了浪漫與冒險的人。之後,他在1996年8月底,加入和平工作團(Peace Corps),自願每月領著120美元,待在涪陵的一所學校,擔任英文老師。

涪陵,當時只是四川省的一個貧窮地區,位於長江與烏江的交會處,人口大約20萬人。三峽大壩完工後,城區將有一大半會被淹沒。

Peter Hessler 在涪陵待了兩年。一個西方人,深入中國的鄉下小鎮,文化的隔閡、衝突與適應,政治話題的敏感,人際之間的矛盾與相處,以及隱隱席捲而來的社會巨大變動,在他流暢的筆調、好奇的觀察之下,描述了一個即將消逝的江城時光。

最後,他要離開涪陵了。他寫道:「身為和平工作團志工,我對於我在中國的“服務”,從來沒有抱持任何理想主義式的幻想;我不是來這裡解救任何人,或在城裡留下無法抹滅的痕跡。…..  我是一個老師,而在我的空閒時間,我試著盡可能去認識這個城市和它的市民。」

繼續閱讀